国际观察:为什么美国政府对疫情蔓延难辞其咎?

2020年5月21日 0 By imlol

  连日来,这样的新闻画面频频见诸美国媒体:纽约市布朗克斯区的哈特岛上,简易的棺材一字排开,摞在狭长的沟渠中。长眠者的亲人不在现场,也无法到场。截至4月16日,新冠病毒已经夺去全美2万多人的生命。

  新冠病毒是一种人类从所未见、从所未知的全新病毒。中国是第一个公开报告、分享信息并积极负责任应对的国家。但在1月、2月期间,美国政府屡次拒绝采取严格的社交隔离措施、迟迟无法实现大规模检测,一边无视大量专业防控意见,一边沉迷“甩锅”的政治游戏,将人命关天的防疫工作生生变成了一场闹剧。

  超过60万的感染者、超过2万的逝者、3周内超过1700万的失业者……“那些不是数字,而是人。”闹剧背后是人道主义的悲剧。

  这是4月11日从美国纽约布朗克斯区拍摄的用来埋葬部分新冠死亡患者的哈特岛。 新华社发(郭克摄)

  如果说1月份就提出要检测新冠病毒的朱海伦医生、写信呼吁撤离官兵的“罗斯福”号舰长是美国政府外部的“吹哨人”,那么1月以来不断发出预警的白宫顾问、与内阁有密切联系的专家,以及美国情报部门可说是美国政府内部的“敲钟人”。只可惜警报再响,也没能叫醒装睡的人。

  近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梳理了美国防疫时间线,清晰展示了美国政府是如何错过了抗疫最初、也是最关键的70天。

  1月3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接到关于新冠病毒的第一个正式通知,并转告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扎。阿扎则确保白宫得到通知,并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分享报告。

  1月初,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官员就接到了关于新病毒潜在危险的警告。国安委的传染病学家预警,病毒可能会发展成疫情。

  1月末,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撰写的备忘录中指出,疫情可能会让美国付出严重代价,产生至少50万人死亡和数以兆计美元的经济损失。

  2月21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助理国务卿罗伯特·卡德莱克召集白宫抗疫小组会议,认为需要迅速采取严格的社交隔离措施。

  但此时总统特朗普正在印度访问。美国媒体报道,就在回国的飞机上,特朗普被金融界人士告知,进一步措施会严重影响日常生活和经济。于是总统取消了原本与卫生专家的见面,并指派副总统彭斯接管白宫防疫小组。从此,防疫变成了经济、政治和公关问题。

  尽管整个1月和2月,美国的学者、医生,包括政府官员、民众,都反复警告行动迟缓将带来的失败。但美国总统屡次拒绝在全国实施社交安全距离,并坚持在公众面前对疫情轻描淡写。

  2月25日,特朗普在访问印度期间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新冠病毒在美国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控制,疫情将“很快过去”。

  2月26日,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是一种流感,你要像对待流感一样对待它。他表示,美国人感染的风险“非常低”。

  3月9日,特朗普回应各州采取的限制措施说,普通流感每年导致数万人死亡,“没有什么是停滞的,生活和经济仍在继续。”

  直到3月13日,特朗普才对公众发布社交隔离指南。此前的3周内,美国的新冠病例数从15上涨到了4226。此后,超过60万美国人的测试结果为阳性。

  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在访谈中表示,美国应对新冠病毒危机的行动过于迟缓。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福西对CNN记者表示,如果有一个持续推进的过程,而且能更早采取减缓病毒传播的举措,本可以挽救更多生命。

  在挽救人的生命还是经济金融之间,2014世界杯网,美国政府做出了自己的抉择。一边对专业人士的警报充耳不闻,一边对本国疫情状况轻描淡写,美国政府难道不应就隐瞒疫情和欺骗大众被问责吗?!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政客先是有意将新冠病毒污名为“中国病毒”,继而在西方舆论场中炮制和引导所谓中国“信息不透明”论调,并将防疫不力的罪责扣到世界卫生组织头上。在全球抗疫的关键时刻,美国竟然暂停对世卫组织的资助。

  疫情溯源是科学问题,中国最先报告,公开、透明且负责任地作出响应,但这不代表病毒源自武汉。《自然》杂志近日发表社论文章,为曾将新冠病毒与武汉和中国关联致歉。英国天空新闻记者阿曼达·沃克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死亡,那将是总统的责任。而称之为‘中国病毒’是逃避指责的一种方式。”

  美方从中国获取疫情信息和数据的渠道是通畅的。所谓中国“隐瞒论”“不透明论”毫无根据。1月3日,中国正式通报世界卫生组织;1月23日,中国封闭武汉;1月26日,美国关闭了驻武汉领事馆;1月底,美国专家来到中国。2月2日,美国对中国禁航。无论是中国通报的时间线,还是美国媒体总结的美国“吹哨”时间线,都清楚地证明,将美国疫情蔓延归罪于“中国的虚假信息”,完全站不住脚。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霍顿说:“中国传递的信息非常清晰,可是我们浪费了整个2月份,这简直就是一场国家丑闻。”

  针对无端指责,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强硬回击:将疫情政治化相当于玩火,除非你想要更多的裹尸袋。随后,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法国总统马克龙、埃塞俄比亚总统萨赫勒·沃克、纳米比亚总统根哥布、卢旺达总统卡加梅等多位政要均表达了对世卫组织的支持和声援。4月12日,俄罗斯外交部在社交媒体上指出,美国试图将本国疫情恶化的责任推卸给他人,这种行为引人担忧。

  事实上,病毒并不认同“甩锅”者强加给它的国籍。政治把戏无法挽回失去的时间和生命,傲慢与偏见却是病毒不折不扣的帮凶。

  正如瑞典网友艾米·布罗姆奎斯特在社交媒体上表达的:当中国警示病毒,戴口罩、隔离、停工的时候,欧美有些人认为,不要相信他们,他们这是试图控制人身自由,这只是流感。而亚洲一些国家积极防控,谨慎应对,取得了较好的防控效果。

  有网友说:“这精确地总结了所有的崩溃。西方世界收到了警告。我也试图劝人们戴口罩,但我被嘲笑了。现在他们明白了,但不愿意承担责任。我已经看到许多无视警告的国家领导人如今隐瞒数据。”

  在人类共同的危机面前,美国践行的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权逻辑。除了经济和金融,在美国政客最想要挽救的名单上,政治和霸权也排在生命的前面。

  团结一致才能战胜病毒,玩弄政治无法挽回失去的时间和生命。美国政府难道不应就污蔑、抹黑、分裂行为给世界人民一个解释吗?

  “速度就是一切。” 3月初,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艾尔沃德离开中国后,接受了多家西方媒体采访,向世界通报了防疫的紧迫性和应该采取的措施。艾尔沃德提醒,快速检测感染者,隔离密切接触者是当务之急。

  而美国的情况怎么样呢?3月1日,美国疾控中心公布的检测人数是472人,3月2日,疾控中心宣布停止公布检测人数。这时病毒早已悄无声息地潜入社区,等待着接下来的大暴发。

  比尔·盖茨说,每个人都应该回过头看看今年1月华盛顿州发现首例新冠病毒病例的时刻,“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意识到了它的传播,我们现在应该做得更多。”

  1月底,美国第一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来到西雅图医生朱海伦的医院。“他是否已经传染了别人?致命病毒是否已经潜入其他的社区并传播?”这些问题亟待解答。

  本网站发布的所有信息均不收取任何费用如遇到任何以本网站名义收取费用的情况请向市政办公厅纪检部门举报